Curious ๑

双生姐妹花百合*流氓基佬(?)

抱紧大大

千岁暖:

【上帝】                                              


[这有点...让我不太开心啊...]


少女轻轻呢喃的声音幽幽飘了一丝进姜祁的耳朵。姜祁打个激灵,立马条件反射寻找声源。


教室外的微微侧着头的少女美的有点不真实,脸上灿烂闪耀的笑容让姜祁一下子没回过神来——这天的阳光太耀眼,少女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在身后,好像一直延续到走廊尽头。她几缕头发搭在肩上,反射着金色的光。少女看着发愣的姜祁,像是无可奈何的掩着嘴笑了声,接着又说


[喂,不用这么惊讶吧?]她双手背在身后轻快地跳进教室,齐肩的黑发随着步子也轻快的飞扬着,发梢不听话的翘着,姜祁心中微微一震,虽说很像装成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却怎么也无法从那个少女身上移开眼睛。


——实在是,漂亮的不像话。


[我不是辛蓓噢,我叫辛蕾]少女在姜祁面前定住,以为姜祁的惊讶是把自己错认成了姐姐,于是很认真的竖起食指强调[我和那个木瓜姐姐当然不一样]


姜祁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如果妹妹都长成这幅模样,那姐姐真该是传言中的惊艳无比了。


辛蕾不开心的撅起嘴巴,猛地一下凑近姜祁的脸,随即又[呵呵呵呵]的笑起来,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眼睛弯成漂亮的弧线。


一阵清风在教室外微微拂过,炎热的夏季总是带着燥热,姜祁心里默默喊着不妙,想着今天早上明明已经解开了扣子,可是还是喘不过气来。[你没穿校服,不是我们学校的人吧]姜祁努力让自己镇静,依然面无表情,淡淡冲辛蕾问。


[噢!对啊…]辛蕾离开姜祁,竖着食指轻点下嘴唇,直起身子点了点头,[我当然不是]各种表情在她的脸上不停变化着,按理实在是一副漂亮的画,可姜祁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还请多多指教噢]辛蕾甜甜的笑着,不忘俏皮的眨下眼睛。


末了,她又说[噢对了…今天看见了我的事,你最好…别忘外说]


辛蕾的声音很小,却字字刺进姜祁的心里,头一回让他觉得,有点慌。


怎么形容那天辛蕾的眼神呢——自信的、得意的、像在看猎物一样戏谑的眼神。


……


【姜祁】


                                   四


我几乎是逃着赶去礼堂的。


双腿不听使唤的奔跑着,风从耳旁呼啸而过,还夹杂着那个女生诡魅的笑声。


赶到最后一刻冲进礼堂,顿时,四面金色环绕,两排长木椅中间的喷泉折射着窗外的阳光,所有的学生的位置安排精细完美,愣神看了好一会,我神智终于恢复了正常。


这个学校好像还有那么点意思。


金碧辉煌下我找到了那个传奇般的——辛蓓。她一步一步,迈着精准的、分毫不差的步子,下巴扬起的角度正好,高高的鼻梁上聚集着小小一片高光。


台中央,接到那个奖杯后,她没有笑,聚光灯下她依然是那张冰山不改的脸,脸边缘的棱角冒着寒气,五官却又是女生的圆润小巧。


鞠躬,握手,致辞,退场。


无懈可击的礼仪。


我仿佛在她身上找到从前的我——甚至比我更甚一筹。


我插着口袋站在原地不动,校长已经开始叽歪其他的事情,不一会,礼堂侧门被轻轻打开,辛蓓从后面走了出来。


我盯着她看,利落的侧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她在走向礼堂第一排,正中间那个专属于她的位置,再冷脸坐下。


没兴趣再听破老头废话,我从口袋掏出手机,给里面唯一一个联系人发了条短信,礼堂中上千学生里突然有一个人紧张的低下头,接着不安的望向后面。


“蔡佳佳小姐,出来帮我个忙,请你吃东西噢”


看到蔡佳佳虽然愤怒但是蠢得要命的样子,我忍不出朝着它吹了声哨子,然后招了招手。


——在所有人都转回头的时候,大摇大摆的拉开那扇三米多高的大门,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身后校长的讲话戛然而止,伴随着话筒“哔——”的一声刺耳的长响,回荡在整个礼堂。我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想着装完逼赶快撤丫子跑吧,校长却又一次说话了,声音还颤抖的厉害,“是…姜老板的儿子吗…?”


我日你奶奶个腿…


我整个人一僵,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是干脆跑路还是回头很帅气的甩头发承认“对我就是姜祁小天才”,难不成我爸那禽兽还欠了这个不知道有烟瘾还是赌博成性的老头钱。我在原地回头也不是不回头也不是,伸出去一半的脚踏下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我感觉所有人的眼神不带温度的轻蔑的在我背上扫来扫去,隐约间还听到一身嗤笑。


豁出去了!!


我抬腿,毅然决然地开始往教学楼狂奔,身后校长好像轻叹了下气,什么也没有再说。


我靠在雕花精致的楼梯扶手旁喘着气,一把脱掉了西装外套,这才发现里面的白衬衫已经沾上了一层细汗。阳光打在豪华的建筑上闪耀着不真实的光,整个学校像被笼罩在一片诡谲的光芒中,围墙把这个学校与外遭一切隔绝,安静的可怕。


墙角仿佛有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的响着,好似种子破土的声音。


 


                                  五


“姜祁,你叫我干嘛啊”耳边突然响起蔡佳佳脆生生的声音,她一脸不满的瞪着我,小幅度的喘着气,看来也是偷偷溜出来的。


我连忙甩了甩头唤回思绪,转身一屁股在阶梯上坐下,阶梯上干净的不像话,我拍着身边的位置,“女孩子家家老是生气干啥,来来来坐下说。”


蔡佳佳也毫不客气的坐下,一面还抱着膝盖擦着自己素色小皮鞋边缘的灰,不长不短的头发在后脑勺松松垮垮地束起一把。蔡佳佳身上有很浓的香水味,不过都是在衣服上散发出来的,看得出这个家庭为了把这个女儿培养成一代闺秀用了很多心,不过现实多少还是有点事与愿违。


“那个辛蓓,你知道她在班里的座位吗”我问,视线也没有离开蔡佳佳,在她的耳朵后面我发现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纹身,曾经一段时间我痴迷于纹身,所以一眼就能看出这纹身里的意思,“蔷薇…你们学校每个人都会在身上纹一个吗?”


蔡佳佳仔细回忆了一下,“其实我们的座位都是没有规定的啦,不过辛蓓那人好像是有一个固定的座位,大概在…欸你干嘛突然问起纹身”蔡佳佳下意识捂住左耳后,突然又觉得这行为掩耳盗铃,怏怏地又把手放下了。


“没事,只是看见了好奇问问”我拍了拍她的肩,站了起来,“来吧,你告诉我她坐哪。”


蔡佳佳低头听话的“噢”了一声,也拍着裙子起来了,站稳后,手依然不甘心的在耳后搔了搔,“不过真给你猜对了,我们每个人都有的,估计一会你也得被叫去吧”她小跑着跟在我后面,絮絮叨叨地说着。“虽然图案选不了,但是你可以选选位置什么的,不要太难过啦…”


我怎么会不知道?蓝青色墨水是一种标记的墨水,也就是代表着属于。这么一来,就不得不关注一下学校正中央那个十二点的位置种植着蔷薇的花坛,还有校徽上那个疑似剪刀的波纹。我斜眼瞥了瞥又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蔡佳佳,有些无奈,想要继续在这所学校生活下去,很多信息也没法再找她问了。


不过,再怎么对这个学校感兴趣,也还是远不及辛蓓的。


“诺,就是这里”蔡佳佳犹豫了很久才踏进我们班教室,扫视了一圈之后在教室边缘找到了辛蓓的位置,“辛蓓平时一脸生人勿进,这么久了可还没人挑战过她身边的位置。”


我没搭理蔡佳佳后半句话,径直走到那个位置,把自己的东西放了进去。


“喂你有没有听人讲话啊!”蔡佳佳怒了。


我做了个“安啦”的手势,“没事没事,感谢你告诉我啊,放学保证翻墙给你买零食”


蔡佳佳还想骂些什么,突然静谧的学校嘈杂了起来,不远处也开始响起脚步声,她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在我友善的目光下跑出了课室。


“不是吧..那个人怎么坐在辛蓓座位上”“好像是新生,是不知道吗?”“管他知不知道,反正他完了”“…”


老子早上对你们使眼色你们不理老子,坐了下学霸位置看把你们紧张的。


我心情很郁闷,翘起了二郎腿希望后面那两个女生闭嘴,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世道变了,她俩议论声更大,跟我楼下那个卖煎饼果子的阿姨一样嘴碎。


“哎哟哟你看他还这么嚣张”“不就是集会校长没罚他吗,这么拽”“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大老板的儿子…”


…我把脸微微侧向窗外晒着阳光,想干脆这么一直清高下去的时候,照在脸上的光似乎没那么热了。


——反而有一种在煎锅里丢一块冰块,冒出“滋——”的声音,还有丝丝白烟的感觉。


我睁开一只眼睛,果然是辛蓓来了。她还是冷着脸站在位置旁边,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经受过了妹妹的惊艳,再看向姐姐漂亮的眼睛我就已经很很淡定了,脚还高高翘着二郎腿,抬手,凭借生平把妹技巧,打了个看似很慵懒很不走心但是帅气撩人的招呼,


“抱歉,你原来是坐这吗?”笑容的礼仪我不是没学过,就算时隔多年我依然可以完成的没有丝毫偏差,“不介意的话,一起坐吧?”


但是我肯定是脑子短路了才会相信这一套对付撑死了只能对付对付蔡佳佳的东西,会对辛蓓管用。


于是她抬手给了我一耳光,力道不轻,疼的我半边脸火辣辣的。抛开脸是否有被毁容的嫌疑,我放慢了语调,死死不挪动位置,“要是我这次期末总分超过你,赏个脸如何?”


周围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辛蓓的各项成绩都是接近满分,贵族学校不同,除了普通的科目以外,还有很多类似于茶道啊插花啊品酒啊这样变态的科目,更别说那塞满了音乐教室的西洋乐器。


而辛蓓,除了剑术扣了两分以外,其他的四十二项项目,考核结果全是A+。


这个转学生想要考过她?实在是有点不知轻重了吧,就算人长得再好看,把妹也不是这么豁出去的啊,全校第二与辛蓓的总评分就整整差了七十多分呢。


我懒得理周围那些看戏的人,继续笑着冲辛蓓挑了挑眉毛,“怎么样?曙光小姐”


我当然不怕她,这些项目,同样的考题,我在初二的时候就可以一口气过,而且是全满分通过,只不过当时只是考着玩玩,没人知道罢了。


“滚。”辛蓓盯着我,漂亮的嘴唇张开一条小小的缝,蹦了一个字出来。